復盤:看公立醫院如何迎接“后疫情時代”?

分享:
返回列表

轉載hit專家網


日前,“后疫情時代醫院診療模式思考暨互聯網醫院建設交流會”通過網絡平臺成功召開。會議之后,“后疫情時代”公立醫院將如何變革等系列話題,引起了醫院信息界廣泛討論。

專家們認為,當公立醫院敞開互聯網大門之時,機遇與挑戰并存的“醫療服務體系數字化轉型新時代”已經來臨,以下是多位參會嘉賓的共同體會。

在疫情推動下,互聯網診療、互聯網醫院迎來了全新的發展階段,公立醫院成為此輪建設熱潮中當之無愧的絕對主角?;ヂ摼W對于公立醫院組織、運營、服務模式帶來的影響之深、變化之大,讓與會嘉賓由衷產生“再也回不去了”的感嘆。

數字化轉型的時代車輪滾滾向前,永不停歇。對于公立醫院而言,回不去的,是那個內外網物理隔離的時代,是那個診療服務局限于線下的時代;而當公立醫院敞開互聯網大門之時,機遇與挑戰并存的“醫療服務體系數字化轉型新時代”已經來臨。


公立醫院積極擁抱互聯網


“新冠疫情為傳統的診療模式豎起了一道‘墻’,互聯網又為我們打開了一扇‘窗’?!敝袊t院協會信息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、《中國醫院》雜志社社長王才有認為,疫情推動公立醫院加快了互聯網診療、互聯網醫院的建設步伐,促使公立醫院開始將核心的醫療資源面向互聯網開放,這一變化可謂史無前例、影響深遠。

這種影響首先表現在對醫院診療服務的改變上:從“線下+線上”的松散結合模式,開始轉向深度融合的診療模式;預約掛號、線上問診、處方流轉、在線支付、醫保結算、藥品配送、健康隨訪的互聯網診療閉環服務正在被打通。

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在2月27日獲得資質批復后,3月3日正式上線互聯網診療系統。據廣安門醫院信息中心主任張紅介紹,作為北京市首家具有互聯網診療資質的中醫院,廣安門醫院將一批優質醫療資源投入到互聯網診療服務,并在問診流程中加入了讓患者提交舌苔照片的環節,以滿足中醫復診的需求。在醫保結算方面,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已為互聯網診療服務打通醫保支付流程,參?;颊咴诰€復診、開藥后,可進行醫保線上實時結算。在藥品配送方面,據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信息中心技術總工孫立淼介紹,朝陽醫院通過引入物流環節,幫助患者將藥品配送到家。在互聯網的支持下,公立醫院正在實現“線上智慧就醫”的服務進化。

這種影響同時表現在對醫院管理模式的改變上。面對突發疫情,2月17日,北京協和醫院率先開放線上??谱稍?。在北京協和醫院信息管理處處長朱衛國看來,醫生的工作模式由固定場所、固定時間的院內診間服務,變為隨時、隨地接入互聯網提供線上服務,這對醫院和醫生的服務心態提出了挑戰,也必然會影響原有的績效考核、收入分配模式?;ヂ摼W診療并非醫生一個人在戰斗,更需要前后方的聯動,協同工作的模式或將成為未來醫院的新常態。在業務管理方面,醫療業務系統與公共衛生業務系統將由此前的弱聯系轉為強聯系,醫療數據將與交通、通訊、民政、公安等數據實現更大程度的融合,由此也會對醫院的業務管理提出新的要求。


這些建設經驗值得分享


疫情期間,公立醫院對互聯網診療、互聯網醫院的探索與實踐是卓有成效的??傮w來看,這些醫院在疫情之前便已擁有較好的信息化基礎,大多部署了App、小程序等開展便民服務,在信息系統的規劃設計上也具備前瞻性。

由此看來,公立醫院擁抱互聯網不是一蹴而就,也并非一朝一夕之功。只有把功夫下在平時,戰時才能敏捷應對。

深入透徹的政策研究和互聯網業務規范制度設計。公立醫院開展互聯網診療、互聯網醫院建設,需要建立在“吃透”政策的基礎上,“合規”永遠是第一要求。據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信息中心主任梁志剛介紹,《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(試行)》對執業醫師要求為“具有3年以上獨立臨床工作經驗”,宣武醫院根據實際情況,將準入標準定為“主治醫師以上”、“具有本院門診工作經歷”等。為確?;ヂ摼W診療“僅限復診”,不管是小程序還是App,對接院內HIS系統時,均只能為患者顯示已在線下就診過的醫生與科室,從技術手段上確保業務的合規與安全。與此同時,制度先行,流程規范,才能做到有據可查、有規可依。諸如《互聯網診療服務管理制度》、《在線診療管理制度》、《互聯網診療患者隱私保護制度》等,都是開展互聯網診療業務必備的配套制度。

統籌全局的組織管理?;ヂ摼W診療、互聯網醫院的建設是“全院一盤棋”的系統工程,需要堅實的組織保障。據朝陽醫院信息中心技術總工孫立淼介紹,朝陽醫院成立領導工作小組,進行互聯網診療的整體規劃設計、協調推進和組織實施,成員涉及門診辦、醫務處、藥事部、醫保辦、績效辦等多個部門,辦公室設在信息中心。宣武醫院信息中心主任梁志剛也認為,互聯網診療、互聯網醫院的建設,遠遠不是上一個信息系統的簡單問題,需要“領導有思路、醫生有動力、組織有保障”,要從全局角度完善醫院的服務流程,還要有必備的資金投入、基礎設施建設、人員保障等。

業務監管與網絡安全不可忽視。在目前北京尚未推出統一監管平臺的情況下,多家公立醫院都對本院的互聯網診療活動采取了監管措施,共同的做法是引入電子認證(CA)服務機構,實現醫生、藥師的身份認證,通過電子簽名對電子處方的生產、流轉、配送等進行全程留痕監管,實現互聯網診療活動的行為可追溯、責任抗抵賴。宣武醫院還推出在線的人臉識別,對患者身份進行實名認證,同時自建了線上服務監管平臺,通過訂單情況、患者滿意度、回復質量、回復率等關鍵指標,確保線上醫療服務質量。


安全,互聯網醫療的必修之課


在防控常態化的“后疫情時代”,公立醫院互聯網診療、互聯網醫院業務將實現常態化運營。在與線下醫院截然不同的網絡空間中,業務安全、網絡安全的問題始終如影隨形。

比如身份認證的問題,在虛擬的網絡空間,如何確保線上問診患者身份的真實性,醫生、藥師資質的可靠性?線上就醫流程包括眾多環節,如何確認醫療數據與患者隱私的“來源”與“去處”,并保證在每一個環節的安全?醫院開發的移動端應用,必然涉及多家技術供應商,醫院與其的安全邊界應通過何種方式劃定和保證?在互聯網醫療的實踐之路上,如何保證安全問題,已成為擺在醫療服務機構面前的“必修課”。

國家“十三五”網絡空間安全重點研發計劃實施方案及指南編寫專家組組長、中國科學院大學教授荊繼武指出,互聯網診療、互聯網醫院需要選用合適的密碼技術來加以保護,實現醫護人員、患者等在虛擬空間責權利統一的身份管理,保護患者隱私與數據安全,確保醫療機構與外部系統安全的互聯互通等。密碼技術具有極高的專業性,醫院應選擇專業的商用密碼技術服務機構提供服務。

國家衛生健康委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、國家密碼行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、數字認證公司董事長詹榜華認為,隨著網絡邊界的逐漸消失,“零信任”時代正在到來,需要借助密碼技術重構網絡安全邊界和信任。公立醫院開啟互聯網醫療時代,也標志著醫療服務數字化轉型時代的到來。以前,身份認證、電子簽名等技術主要針對醫院內部工作人員與業務流程,而在開放的互聯網醫療環境中,需要對參與該過程的每一個實體(患者、醫生、藥師、物流配送、管理人員等)進行可靠的身份管理和有效的資源訪問控制,在不同場景、業務環節中,通過可靠電子簽名追溯行為主體責任。詹榜華表示,過去10多年來,數字認證十年磨一劍,持續為醫療機構提供以密碼技術為基礎的網絡安全解決方案,未來,將繼續通過構筑安全可信的互聯網醫療環境,幫助醫院實現醫療服務和醫院管理的模式創新與轉型。


上一篇1個平臺,1套標準,中國五礦實現一體化C... 返回列表 下一篇數字認證助力全國醫療衛生機構智慧戰“疫”
水果派对在线 北京赛車pk10记录 极速快3计划全天在线 世界杯足彩进球彩 湖北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荷兰彩票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是不是统一开的 韩国快乐8最快开奖网 江西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博彩网 二分彩是啥意思 江西快3彩票玩法介绍 澳门百家乐网址_Welcome 云南快乐10分怎么玩 电竞竞猜怎么参与 江西多乐彩14号走势图 p3开机号近10期彩宝网